ca88

mckay ag88.shop 2020-04-09 17:51:57 26777

作者:mckay

可访问此网址-送彩金💰【ag88.shop】💰ca88

提到食品安全,婴幼儿食品往往是让人特别关心的品项,在核食里也是如此。福岛核灾后,一直都有民间单位针对婴幼儿奶粉做辐射污染检查,今年10月中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,发布近期(8月)市售几款婴幼儿奶粉的辐射检查结果。

检测的产品(奶粉或牛奶)包括明治、森永、雪印等知名品牌。检测的单位相对而言很小,为每公斤毫贝克。目前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核食标准为每公斤50贝克,而因为一贝克等于1000毫贝克,中央政府标准等于每公斤5万毫贝克。

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2019年8月婴幼儿奶粉辐射检测结果之一部分,蓝色为验出。来源: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报告。

在不同品牌的14款产品里,被验出有放射性核种铯137的有7款,其中雪印4款、明治2款与和光堂1款。雪印4款的铯137含量从高至低分别为403、311、228、103毫贝克/公斤,明治2款为65与52毫贝克/公斤。和光堂为52毫贝克/公斤。检验下限在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,可能误差在4-28毫贝克/公斤之间。

就原料产地来看,因为部分产品国内跟国外混用,不易看出是否受核灾影响。不过,在14款产品里,标明没有使用日本产原料的4款,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为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)。

过往奶粉辐射检查记录

大体上,就公部门的检查而言,过往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相对上高得多,为5贝克/公斤不等)。在民间方面,2011年底明治奶粉在消费者通报后,在自家产品验出放射性铯(最大值30贝克/公斤)。虽然低于当时标准,仍回收40万罐。至于为何遭到污染,明治推测是加工时混合到受污染的空气所致。

2016年8月,“农民联合食品分析中心”发表奶粉辐射检验报告,在不同品牌的6款产品中,雪印有1款验出0.54贝克/公斤,另1款疑似残留。

差异甚大的核食标准

如前所述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验出放射性铯的婴幼儿食品,含量由高至低约为0.4-0.1贝克/公斤之间。而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辐射标准,在放射性铯为50贝克/公斤,显然低非常多。

不过日本国内订定独立标准的单位很多,差异很大,如长野县松本市(对于学校营养午餐)是验出就不使用(检验下限为1贝克/公斤),和反核学者合作的通路为0.5贝克/公斤以下。

即便标准严格至0.5贝克/公斤,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的检查结果也没有超过。然而,因为其他的研究结果,民众对于核食标准的看法可能更为谨慎。

民间团体根据前白俄罗斯哥梅利医大校长Yury Bandazhevsky(下图)的研究指出,孩童每公斤体重累积10贝克,有可能发生心律不整等健康影响;体重5公斤的婴儿,每天持续摄取0.32贝克,就能累积到这个程度。

2016年美国媒体USA TODAY对Yury Bandazhevsky的专访截图。

前述长野县松本市的核食标准(只要验出就不使用),也源自这份研究。松本市市长菅谷昭说,这份研究解释了,为何他在切尔诺贝利核灾区行医时,遭遇当地心脏疾病增加的状况。

2012年,Yury Bandazhevsky在“东洋经济”的专访中提到,“核食标准以下也是危险的。放射线量与放射性核种浓度的致病门槛,并不明确。只是,体内每公斤蓄积10~30贝克放射性铯的孩童,有6成心电图会出现异常。”

2014年日本《宝岛》月刊专题指出,核灾后福岛县急性心肌梗塞等心脏疾病,增加明显。

又,据日本生物测定研究中心所长福岛昭治的研究,切尔诺贝利核灾中,得到癌前病变、即增殖性的切尔诺贝利膀胱炎病患里,以他们膀胱(切片)放射性铯含量由高至低分成三组,尿中放射性铯含量分别为6.47、1.23、0.29贝克/公升。

一般辐射防护标准,评估的是被曝者和罹患癌症机率的关系;至于其他疾病的研究,不在此限。

因为参考的标准或研究不同,即便是同样的放射性铯检测数值,民众对于食用与否态度不一。有的人采信政府说法,认为放射性铯0.4贝克/公斤左右的奶粉,比起官方标准低得太多,不必担心。而和东京大学合作的秋田测定所工作人员的态度是,以他自己家来说,即便是放射性铯0.08贝克/公斤左右的食品,也不会食用。

(编辑:Frank)

<,见下图

提到食品安全,婴幼儿食品往往是让人特别关心的品项,在核食里也是如此。福岛核灾后,一直都有民间单位针对婴幼儿奶粉做辐射污染检查,今年10月中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,发布近期(8月)市售几款婴幼儿奶粉的辐射检查结果。

检测的产品(奶粉或牛奶)包括明治、森永、雪印等知名品牌。检测的单位相对而言很小,为每公斤毫贝克。目前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核食标准为每公斤50贝克,而因为一贝克等于1000毫贝克,中央政府标准等于每公斤5万毫贝克。

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2019年8月婴幼儿奶粉辐射检测结果之一部分,蓝色为验出。来源: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报告。

在不同品牌的14款产品里,被验出有放射性核种铯137的有7款,其中雪印4款、明治2款与和光堂1款。雪印4款的铯137含量从高至低分别为403、311、228、103毫贝克/公斤,明治2款为65与52毫贝克/公斤。和光堂为52毫贝克/公斤。检验下限在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,可能误差在4-28毫贝克/公斤之间。

就原料产地来看,因为部分产品国内跟国外混用,不易看出是否受核灾影响。不过,在14款产品里,标明没有使用日本产原料的4款,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为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)。

过往奶粉辐射检查记录

大体上,就公部门的检查而言,过往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相对上高得多,为5贝克/公斤不等)。在民间方面,2011年底明治奶粉在消费者通报后,在自家产品验出放射性铯(最大值30贝克/公斤)。虽然低于当时标准,仍回收40万罐。至于为何遭到污染,明治推测是加工时混合到受污染的空气所致。

2016年8月,“农民联合食品分析中心”发表奶粉辐射检验报告,在不同品牌的6款产品中,雪印有1款验出0.54贝克/公斤,另1款疑似残留。

差异甚大的核食标准

如前所述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验出放射性铯的婴幼儿食品,含量由高至低约为0.4-0.1贝克/公斤之间。而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辐射标准,在放射性铯为50贝克/公斤,显然低非常多。

不过日本国内订定独立标准的单位很多,差异很大,如长野县松本市(对于学校营养午餐)是验出就不使用(检验下限为1贝克/公斤),和反核学者合作的通路为0.5贝克/公斤以下。

即便标准严格至0.5贝克/公斤,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的检查结果也没有超过。然而,因为其他的研究结果,民众对于核食标准的看法可能更为谨慎。

民间团体根据前白俄罗斯哥梅利医大校长Yury Bandazhevsky(下图)的研究指出,孩童每公斤体重累积10贝克,有可能发生心律不整等健康影响;体重5公斤的婴儿,每天持续摄取0.32贝克,就能累积到这个程度。

2016年美国媒体USA TODAY对Yury Bandazhevsky的专访截图。

前述长野县松本市的核食标准(只要验出就不使用),也源自这份研究。松本市市长菅谷昭说,这份研究解释了,为何他在切尔诺贝利核灾区行医时,遭遇当地心脏疾病增加的状况。

2012年,Yury Bandazhevsky在“东洋经济”的专访中提到,“核食标准以下也是危险的。放射线量与放射性核种浓度的致病门槛,并不明确。只是,体内每公斤蓄积10~30贝克放射性铯的孩童,有6成心电图会出现异常。”

2014年日本《宝岛》月刊专题指出,核灾后福岛县急性心肌梗塞等心脏疾病,增加明显。

又,据日本生物测定研究中心所长福岛昭治的研究,切尔诺贝利核灾中,得到癌前病变、即增殖性的切尔诺贝利膀胱炎病患里,以他们膀胱(切片)放射性铯含量由高至低分成三组,尿中放射性铯含量分别为6.47、1.23、0.29贝克/公升。

一般辐射防护标准,评估的是被曝者和罹患癌症机率的关系;至于其他疾病的研究,不在此限。

因为参考的标准或研究不同,即便是同样的放射性铯检测数值,民众对于食用与否态度不一。有的人采信政府说法,认为放射性铯0.4贝克/公斤左右的奶粉,比起官方标准低得太多,不必担心。而和东京大学合作的秋田测定所工作人员的态度是,以他自己家来说,即便是放射性铯0.08贝克/公斤左右的食品,也不会食用。

(编辑:Frank)

<

如下图

提到食品安全,婴幼儿食品往往是让人特别关心的品项,在核食里也是如此。福岛核灾后,一直都有民间单位针对婴幼儿奶粉做辐射污染检查,今年10月中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,发布近期(8月)市售几款婴幼儿奶粉的辐射检查结果。

检测的产品(奶粉或牛奶)包括明治、森永、雪印等知名品牌。检测的单位相对而言很小,为每公斤毫贝克。目前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核食标准为每公斤50贝克,而因为一贝克等于1000毫贝克,中央政府标准等于每公斤5万毫贝克。

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2019年8月婴幼儿奶粉辐射检测结果之一部分,蓝色为验出。来源: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报告。

在不同品牌的14款产品里,被验出有放射性核种铯137的有7款,其中雪印4款、明治2款与和光堂1款。雪印4款的铯137含量从高至低分别为403、311、228、103毫贝克/公斤,明治2款为65与52毫贝克/公斤。和光堂为52毫贝克/公斤。检验下限在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,可能误差在4-28毫贝克/公斤之间。

就原料产地来看,因为部分产品国内跟国外混用,不易看出是否受核灾影响。不过,在14款产品里,标明没有使用日本产原料的4款,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为20-40毫贝克/公斤之间)。

过往奶粉辐射检查记录

大体上,就公部门的检查而言,过往都是不检出(检验下限值相对上高得多,为5贝克/公斤不等)。在民间方面,2011年底明治奶粉在消费者通报后,在自家产品验出放射性铯(最大值30贝克/公斤)。虽然低于当时标准,仍回收40万罐。至于为何遭到污染,明治推测是加工时混合到受污染的空气所致。

2016年8月,“农民联合食品分析中心”发表奶粉辐射检验报告,在不同品牌的6款产品中,雪印有1款验出0.54贝克/公斤,另1款疑似残留。

差异甚大的核食标准

如前所述,“NPO法人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”验出放射性铯的婴幼儿食品,含量由高至低约为0.4-0.1贝克/公斤之间。而日本中央政府对婴幼儿食品的辐射标准,在放射性铯为50贝克/公斤,显然低非常多。

不过日本国内订定独立标准的单位很多,差异很大,如长野县松本市(对于学校营养午餐)是验出就不使用(检验下限为1贝克/公斤),和反核学者合作的通路为0.5贝克/公斤以下。

即便标准严格至0.5贝克/公斤,新宿代代木市民测定所的检查结果也没有超过。然而,因为其他的研究结果,民众对于核食标准的看法可能更为谨慎。

民间团体根据前白俄罗斯哥梅利医大校长Yury Bandazhevsky(下图)的研究指出,孩童每公斤体重累积10贝克,有可能发生心律不整等健康影响;体重5公斤的婴儿,每天持续摄取0.32贝克,就能累积到这个程度。

2016年美国媒体USA TODAY对Yury Bandazhevsky的专访截图。

前述长野县松本市的核食标准(只要验出就不使用),也源自这份研究。松本市市长菅谷昭说,这份研究解释了,为何他在切尔诺贝利核灾区行医时,遭遇当地心脏疾病增加的状况。

2012年,Yury Bandazhevsky在“东洋经济”的专访中提到,“核食标准以下也是危险的。放射线量与放射性核种浓度的致病门槛,并不明确。只是,体内每公斤蓄积10~30贝克放射性铯的孩童,有6成心电图会出现异常。”

2014年日本《宝岛》月刊专题指出,核灾后福岛县急性心肌梗塞等心脏疾病,增加明显。

又,据日本生物测定研究中心所长福岛昭治的研究,切尔诺贝利核灾中,得到癌前病变、即增殖性的切尔诺贝利膀胱炎病患里,以他们膀胱(切片)放射性铯含量由高至低分成三组,尿中放射性铯含量分别为6.47、1.23、0.29贝克/公升。

一般辐射防护标准,评估的是被曝者和罹患癌症机率的关系;至于其他疾病的研究,不在此限。

因为参考的标准或研究不同,即便是同样的放射性铯检测数值,民众对于食用与否态度不一。有的人采信政府说法,认为放射性铯0.4贝克/公斤左右的奶粉,比起官方标准低得太多,不必担心。而和东京大学合作的秋田测定所工作人员的态度是,以他自己家来说,即便是放射性铯0.08贝克/公斤左右的食品,也不会食用。

(编辑:Frank)

<

婴幼儿奶粉里居然也有辐射!日本新宿市民测定所发表检查报告

婴幼儿奶粉里居然也有辐射!日本新宿市民测定所发表检查报告

分享: